学习资料网,小学生作文,初中作文,高中作文,作文题材大全!

护身符

编辑:学习资料网 | 来源:鬼故事

陈飞死了,死在了我的下铺,时间是这个月的十三号凌晨一点。

尸检没有查出任何的外伤和致死的病因,所以法医能给出的定论,是属于自然死亡。

当时我正在宿舍帮陈飞的父母收拾他的遗物,手机突然响了,是一个很熟悉的一个号码。

按照电话里的约定我来到了图书馆后面的空地,借着黄昏的光线,远远就看到一个女孩坐在石凳上。她叫宋佳宁,是陈飞生前的女友,而我是陈飞生前最好的兄弟,平时我们都是三个人凑在一起,几乎无话不谈。

我走到她身边打了个招呼,她抬头看我,眼里满是隐忍的泪水。

“怎么了?”我坐到她身边。

宋佳宁紧低着头,两只手握在一起攥得死死的,声音都在发颤:“孙亮,我想……很可能就是我害死了陈飞!”

惊慌之余我急忙捂住她的嘴巴,警惕的看了看四周:“这话可能乱说!”

宋佳宁痛苦的摇头,打开手掌,给我看她一直牢牢攥在手心里的东西。

那是个像锦囊一样用红色绸缎做成的小布袋,外面用各色的丝线密密麻麻的绣着许多奇形怪状的字符。

“原来它在你这儿?!刚才陈飞的妈妈还在找!”我一眼便认出来,这是陈飞的护身符。

认识他这么长时间,他从不让人碰这护身符,也从未见他离过身!不过对于这种带有封建迷信思想的东西,我向来不信。

看着宋佳宁已经吓的惨白的脸,我问她:“你从哪来的?”

“是陈飞死后不久,我从你们宿舍偷偷拿出来的。”

我想了一下,继续追问:“你的意思是……它和陈飞的死有关系?”

这时宋佳宁告诉我,她一直帮陈飞守护着一个秘密。

陈飞的老家在湖北的一个山区,早年间交通闭塞,外人进不来,村里人出不去,所以常常是村子里家族通婚。因为近亲遗传渐渐繁衍出了一种怪病,男子成年之后不是患上稀奇古怪的梦游症就是噩梦连连,尤其是那些有梦游症的人往往活不过三十岁,梦游致使他们在不受意识支配的情况下,做出了诸多骇人听闻的事情,最后各种各样的死法特别的凄惨,就算在他们入睡后绑在床上都不管用,梦游好像能激发他们的潜能,往往很复杂的束缚方式,他们很容易就能解开。

连那些做噩梦的人也好不到哪去,白天辛苦劳作一天,夜晚还要噩梦不断,以至于他们的精神状态严重受损。而且听说他们做的那些噩梦是一个连着一个的,从第一个噩梦里惊醒便跌进了第二个噩梦,从第二个噩梦里惊醒又跌进了第三个……

以此接连下去噩梦越来越多也越来越长,随着年龄的增长,那些人能够维持清醒的时间逐步缩短,终有一天会被永远的困在无限循环的噩梦里。

“照这么说,陈飞应该是死在了自己的噩梦里才对?!”我疑惑不解。

宋佳宁的情绪非常的激动:“有了这个护身符,陈飞本来不用死的!都怪我把它打开了!”

之前我确实也听到过,护身符打开就不灵验的说法,于是尝试劝她:“护身符这种东西只是给人心里上的安慰,其实根本起不到什么作用!”

宋佳宁的眼睛红肿的像核桃,拼命的摇头:“我已经找人鉴定过了,这个护身符里放了一些特制的香料,确实能够起到镇定安神的作用。陈飞的妈妈把护身符交给他时说的神乎其神,陈飞也是听多了家族里长辈们的惨剧和佩戴这种护身符保命的传闻,一直对护身符的神奇作用深信不疑。我完全是在不知情的情况下打开的,当时他看到被我打开的护身符虽然没有多说什么,但是脸色非常的难看。之后的几天他总是神情恍惚,对我都是爱答不理的,再然后……他就出事了!”

宋佳宁说着又哽咽起来。

听完之后我反倒松了口气,沉思了一会,我想这次我应该知道怎么安慰她了。

我说道:“你别哭了,其实我觉得这件事情跟你没有太大关系,你先听听我的推测。我曾经看过一本有关心理学方面的书,上面有一个这样的案例:有一个人无意间被关进了冷库里,第二天大家发现他的时候他已经死了,可事实上当时冷库里的温度和外面是一样的。那个人之所以会死是因为受了极强的心理暗示,认为自己一定会被冻死,这种心理暗示最终以难以想象的速度转化为了生理反应,结果导致了他的死亡。”

说到这,我整理了一下思绪,又道:“而陈飞家族中的事情应该具有同样的原理,刚刚开始时一些男人患有梦游症,后来这些男人的离奇死亡,无意中在家族里引起了恐慌,在那个年代家族里的男人们肯定个个害怕的要死,也正是因此导致了那些本不会梦游的男人夜里做起了循环的噩梦,于是这些人渐渐在现实和噩梦的双重压迫下在睡梦中走向了死亡。我们再说说陈飞,他们家族里的成年男子很少有人能逃脱梦魇的厄运,这本身就已经足够让他提心吊胆了,然而又碰巧被他看到你打开他视为救命稻草般的护身符,我想正是因为这种极端恐惧的心理,在最后一天的睡梦中加速影响了他。”

宋佳宁听完我的话不禁流露出佩服的神色,但依旧目光黯淡:“这么说,陈飞的死我还是脱不了干系的……”

“不,我告诉你这些,是想说陈飞的死主要还是他自身的心理原因,你已经在良心上受到了惩罚,别太自责了。”宋佳宁楚楚可怜的模样看着让人心疼。

朦胧的夜色下,我顺势将她揽进了自己的怀里,她没有拒绝。

我安慰她的这番话是认真的,只不过剩下一件事没有告诉她,她肯定想不到没,至少要想实现我所说的这套噩梦杀人的理论,还需要一个能让陈飞甘心入睡的人!

我笑了。

推荐阅读:
上一篇:滴血玫瑰 下一篇:那栋别墅